尤罗波洛斯

想看足球教练男友伊恩和(其实也没那么)热爱足球十岁小男生mick




常常去训练场探望男友的伊恩被到处乱跑的脏小猫米奇撞倒在地上,小猫不仅脏脏的还很凶,不道歉,瞪了他一眼就径自跑开,一边奔跑一边朝自己的队友大吼大叫往这边传啊白痴,伊恩坐在地上傻傻地摸自己的头




训练结束后小男生们集合,教练告知小孩们明天的训练内容,提醒大家不要迟到,要换好训练服,穿好训练鞋,不准不穿训练袜子。大家大声说知道了。伊恩瞟到脏小猫米奇像炸毛一样远远站在一边,但眉毛耷拉着,好像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泄气地垂在屁股后面




伊恩对脏小猫有点好奇,因为脏小猫虽然脏,但却长得很好看,眼睛忽闪忽闪的,瞪人的时候也好看,嘴巴红红的,老是生气一样鼓起来,反正比一般的十岁小男生好看



伊恩在心里想了想,和教练男友商量着给孩子们奖励来提升训练积极性,男友于是第二天向大家宣布说这次训练最认真的人就可以得到奖励哦,大家开心地摩拳擦掌,当然也包括小米奇



小米奇当然最厉害啦,得到了一双崭新的名牌球鞋和新的训练服,穿上精神又可爱,米奇骄傲地接受同伴艳羡的赞叹



伊恩在一边站着傻笑,小米奇看他笑,马上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鼓着小嘴提着自己的训练包飞快地跑走啦,结果不小心忘记了自己换下来的袜子,孤零零地留在休息室长凳上




第二天米奇来找自己落下的袜子居然找不到了!妈妈骂他粗心大意,一双专业的训练袜价格是不便宜的,米奇很疑惑很疑惑,明明昨天就是落在这附近了呀,突然发现教练的粘人男友(他聪明地看出来了)今天没有来黏教练了




他站在原地,抓着自己新的训练服,脸突然变得好红好红,猫耳朵一会儿蜷缩一会儿又立起来

訓練

“教练!我摔啦!好痛…”


“来让我看看,没多大事儿,小擦伤而已,很痛吗?能站吗?来教练抱你过去休息。”


“可是还是很痛…”


“那我去给你拿点碘酒擦擦好不好?”


“不要!碘酒超痛的!”


“乖听话,擦了就好了。”


“忍着点儿啊。”


“瞧这袜子也蹭破了。”


“呜…”


“男子汉掉什么眼泪呀,要坚强点儿,不哭不哭,来。”


“来纸巾拿好啊,把鼻涕眼泪擦干净了,今天你就不训练了,脚踝可能扭到了点儿,再跑到时候伤更重。自个儿在这儿休息会儿啊。”


“谢谢教练!”



———



有个男孩儿不小心把换下来的袜子扔在更衣室了。


教练叹气,这些男孩老是粗心大意,回家可能又要被自家老妈骂了。


他突然想到今天那个眼睛大大的男孩摔倒的事儿,自己给他膝盖擦药的时候不得不把训练短裤稍微往上拨点儿,小男孩的膝盖很漂亮,白净小巧,蹭上了足球场的泥土,皮肤被磨得发红,有的地方稍微出了点血。


那男孩的脚踝也扭到了,疼得直掉眼泪,泪珠半掉不掉地挂在睫毛上,教练不忍心看,轻轻帮他按摩脚踝。


按摩脚踝的时候得把挽到小腿肚的白袜脱到脚掌处,其实他现在想想应该全脱下来,搞得小孩儿不得不稍微弓起脚背使半套在脚上的袜子不掉下去,小孩儿脸皮薄,咬着嘴唇也不说,本来脚踝就疼,用劲儿的时候在轻轻地发着抖。


教练把他的脚搁在自己大腿上,半蹲着给坐在休息室长凳上的那孩子揉脚踝,轻轻地,怕伤到还没成熟的筋骨。小孩儿的脚趾圆乎乎的,指甲盖儿透着淡粉色,刚在足球场上跑了很久,脚背上微微覆了一些汗,教练低头的时候能闻到小男孩儿清淡的汗味,不臭,可能那孩子的母亲平时注意干净,混杂着股芳香剂的淡香。


但小孩儿面皮薄,有点害羞,脚不安分地在教练大手里挣扎,教练轻声安慰说没事儿,下次记得要小心。才乖乖把脚搁在教练手掌里不动了。教练笑着抬头看他,小孩眼睛低垂盯着自己的小脚看,脸颊因为运动和羞耻心泛着一层健康的淡红,刚刚从运动场上下来,仍微微地喘着气,也还没来得及擦干净脸上的汗液和泪痕,小脸看上去亮晶晶的。


教练站在休息室出神,孩子们都回家了,自己叮嘱他们明天一定要准时到训练场进行训练,不然迟到的人就得受惩罚。孩子们笑着大声说知道了。自己不是凶神恶煞那挂的,又年轻,孩子们不怕他。


“下次要记得把脏掉的袜子带回家呀。”教练叹气,把扔在长凳上的单只白袜捡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训练包里,拉好拉链,转身出门,“啪嗒”,锁上了休息室。


Red Bird (下)

中年已婚崆峒社畜mick出轨gay吧打工大学生ian

昼颜au

所以求求大家听着never again看(

大量mick视角,我流mick警告






———



米奇·米尔科维奇,三十五岁。家具经销商。已婚,育有一子。


一年前出轨。



———



又一次从梦中惊醒过来。


闹钟显示是凌晨三点十分,米奇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梦见伊恩了。


距离伊恩离开南区过了大概有一年的时间,酒吧斗殴的时候是初冬,现在天气又开始冷起来了,在房间里哈气就会有白雾。


———


https://shimo.im/docs/5vTADRsS68IiAaa3/(应该有敏感词中间的走石墨)


———


那只红色羽毛的鸟扑簌着翅膀从他头顶飞过,他只能仰头看着它,追逐它。


但冬天已经过去了。


后来米奇偶尔会梦见那天晚上伊恩来家中找自己,很明显是一路跑过来,喘着粗气告诉自己明天他要走了,他就跟伊恩跑到草地上做爱,看着黑漆漆的天空试图找到一两颗星星,可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米奇就睁大眼睛吃力地辨认,看了好久好久终于看到一颗好亮好亮的星星,兴奋地说伊恩伊恩,你看那有一颗星星!你快看!不然过一会儿它就不见了!你快看伊恩!梦到这里就惊醒,醒来后像溺水一样汗湿全身,转头看妻子躺在自己身边,头顶是雪白的天花板。


他还梦见那天晚上跟着伊恩一同离开南区,他变成了十几岁的米奇米尔科维奇,最最嚣张乱来的米奇米尔科维奇,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挂念,什么都可以破坏和背叛,只是驱车一直往前往前,紧抱着身边的红头发恋人在车里一次又一次地交换温暖的唾液,做一场又一场的爱。梦里的太阳永远都不会落山,彩色的肥皂泡泡也永远不会破掉。

Red Bird(上)

中年已婚崆峒社畜mick出轨gay吧打工大学生ian

昼颜au

所以求求大家听着never again看(

大量mick视角,我流mick警告





———



从贫民窟摸爬滚打上来的二手家具倒卖商,年轻的时候手脚不干净进过几次局子,最后一次从监狱出来时发现妹妹曼迪离家出走了,他老爸还是一如既往地混球,刚从监狱出来四天就因为酒吧斗殴又被押了进去。


米奇最后一次从监狱出来那天是他生日,但家里也一个人都没有,朋友们也不知道去哪儿鬼混了。他一个人坐在门口点烟抽,盯着越来越黑的天空,发现这个狗屁社区一颗星星都看不到。

 

“操。”

 

米奇扔掉烟头回头走进屋里,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从床垫下面摸出一些他以前做各种乱七八糟工作瞒着他爸存下的散钱,仰头喝光了桌上啤酒罐里头剩的最后一口酒,打了个响亮的酒嗝后甩上门走了。

 

走的这年米奇二十三岁,走之前在南区晃了一阵发现这个破地方真的没有任何值得自己留恋的。中学的时候交过几个女朋友,技术都不怎么样,米奇曾开玩笑地对他朋友说我要是可以给我自己口交,绝对比那些娘们儿软绵绵的舌头好多了。朋友也开玩笑说要不你拿我试试,米奇笑骂死基佬。

 

米奇烦女朋友的时候就去找社区的安吉·扎戈干炮,那女的身体又肉又软,里面也热乎乎的,米奇每次后入都想象自己正在干超绝赞的人形飞机杯,比那些所谓女朋友涂了口红的黏腻嘴唇不知道爽多少倍。就是得记得带套。

 

米奇走之前也去找安吉干了一次。

 

离开南区后米奇兜兜转转又干回了家具倒卖,只是不再乱来,赚得虽然不算多,也够平时的烟酒钱。他也没什么爱好,上学的时候喜欢打游戏,工作后就没那些时间了,住的便宜公寓里只有一台调不了几个台的旧电视,一张旧沙发,卫生间偶尔会漏水,一到晚上就有老鼠在天花板上窸窸窣窣地爬来爬去。

 

工作回来米奇要么去酒吧,可认识的人没几个,常常一个人喝闷酒。有时候米奇觉得好笑,虽然不干年轻时那些事儿了但也不是真的想从良,没想到决定稍微正经一点过活后会这么没意思。不想喝酒的时候就回家对着阳台一根烟接一根地抽,烟灰全弹到楼下房东老太每天细心照料的花盆里。偶尔想到以前在南区的日子,觉得还挺自由的,好像也还不赖,有钱花,有朋友一起嗑药喝酒讲黄色笑话,不爽了就随便逮个人乱揍一通,反正也没人敢跟米尔科维奇家的人杠。还有女人可以干,啊,女人。米奇想到自己居然好久都没有找过女人了,想做的时候也懒得出去找,直接对着堆在客厅一角的过期黄色杂志打上一次飞机就完事。

 

二十九岁的时候,米奇回南区看了一次,曼迪还是没有回家,他老爸倒是在家里,醉醺醺地盯着米奇看了很久,恍然道是米奇啊。米奇站在门口没有进去的打算,他其实就是想回来看一眼曼迪有没有回来,那个蠢女人自从几年前离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完全联系不上,只在桌上留下一张“不必担心”的纸条,不必担心个屁,不必担心就他妈至少跟你亲哥我联系一次啊。

 

特里突然问米奇说你结婚了吗,米奇说没有。特里说那正好,我这里有个女人还不错,你跟她结婚吧。

 

米奇没有说话,想了一会儿说也行。他没有说不的理由,有个女人也挺不错的,还可以有个孩子,米奇不讨厌孩子。

 

那行。特里摇摇晃晃地走上前来拍拍米奇的肩膀,这几天就住在这里吧,好好准备准备,米尔科维奇家的新郎。说完仰头大笑,摇摇晃晃地往厕所走去。

 

米奇站在门口抽烟,又开始发呆,想到自己的房间以前贴着一些死亡金属乐队的海报,有一张海报上一个女人露出手指上“fall down”的纹身,米奇当时觉得酷极了,自己也去倒腾了一个“fuck u up”,后来因为工作原因不得不洗掉,洗的时候直骂自己傻逼。

 

房间里还有一把吉他,有时候跟朋友嗑药嗑嗨了,米奇就光着屁股背着吉他乱弹乱唱,像个疯子一样在床上蹦来蹦去。但也得小心不让他爸看见了,不然一定会上来给他几拳骂他死同性恋。

 

米奇突然觉得有几分伤感,他已经不年轻了,虽然年轻的时候也干过不少疯事破事,进过好几次监狱,嗑很多药,喝很多酒,搞很多女人,可是那些东西就像是十几岁的米尔科维奇吹出的彩色泡泡,他曾经以为这些泡泡可以飘很久很久,手里的脏兮兮的肥皂水永远也用不完,可是那些他憋足一口气吹出的无数的彩色泡泡还是一个接一个地破灭了,蒸发在阳光里。他觉得自己就像被忘在社区公园的脏小孩,没有人叫他回家吃饭,他就站在那里看着太阳下山,静静地发呆。

 

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他你要结婚了,你该生小孩了,他什么反应也做不出来,也没什么可反驳的。

 

婚礼毫无疑问是在南区办的,这个破社区居然可以找到那么不和贫民窟相称的教堂。米奇穿着不太合身的黑西装,他懒得搞这些,在家里翻出他爸年轻时穿过的结婚礼服就套自己身上了,这骚老头居然搭配的是蝴蝶结领饰而不是领带。米奇朝着新娘走去,他们刚认识一周,做过三四次爱,一周前她是个在酒吧厕所帮人口交的廉价妓女,现在穿上了白色的婚纱,站在拿着圣经的牧师旁,温柔地朝自己微笑着,好像真的是个纯洁的处子。米奇觉得好笑,但他有点喜欢这个教堂,就忍住没有笑出声来。

 

———

 

米奇·米尔科维奇,今年三十四岁。

 

职业是家具经销商。

 

已婚,并育有一子。


———


米奇结婚后就又住到了南区,家附近有一间开了很多年的酒吧,不如说整个南区就只有这一家酒吧能去,酒吧原先的主人不久前去世了,接手的是原来的调酒师凯文。这人脑子不太好使,米奇年轻的时候和他一起拉过皮条,可是这傻逼完全不会管帐,没干几天妓女就全跑了。

 

米奇工作一天后不想回家,那个女人老是嚷嚷自己赚的钱不够多,孩子的开销很大,想让米奇换份薪水更高的工作吧啦吧啦,米奇后悔当初随随便便结婚生小孩,现在自己真的跟那些夹公文包在街上小跑着前往公司,还气喘吁吁地时不时拿出娘们儿兮兮的手帕擦汗的秃顶中年男性没什么分别了,他坐在吧台前对凯文发牢骚。

 

“别这么说,至少你还没有秃顶,也不会跑几步就气喘吁吁嘛。”凯文一边给客人倒酒一边心不在焉地应他。

 

米奇闷闷地灌自己酒,眼睛在促狭的酒吧里转来转去,这么多年了这酒吧还是这副破破烂烂的样子,连台可以看球赛的液晶电视都没有。“凯文,你再不出血好好装修一下你这间破酒吧,等那些中产阶级来这边开了新的豪华酒吧,你就…”米奇突然顿住,眼睛停在窗边角落两个距离有些暧昧的男人,细看其中一个似乎只有十七八岁,对方则是至少五十岁的油腻大叔。

 

“干嘛?”凯文抬起头来。

 

“那边那对基佬是谁啊?”米奇故意说得很大声,那个红头发的年轻男孩闻声抬起头来冷冰冰地看了自己一眼。

 

“操。”米奇不爽地骂出声,“死基佬。”

 

凯文无奈地看着米奇,“那是加里格家的孩子。”

 

“加里格?我怎么没听过?”米奇挑眉。继续挑衅地盯着那个男孩。

 

“…今年刚刚搬到南区的一对兄妹,喂米奇,你老大不小了别去找人家小孩儿的麻烦啊。”

 

“日了凯文,没想到你这么替基佬着想,怎么了吗,维罗尼卡那娘们儿太老了?你不满意了?想对年轻的小基佬下手了?看不出来嘛,戈(gay)—文—”

 

“基你妈的佬,你别假装发酒疯行不行?我他妈不知道你喝多少才醉吗?”

 

“我就是醉了,还是认得出来谁他妈是基佬,谁他妈是男子汉啊?”米奇声音越来越大,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知道自己没醉,“是不是啊?那边的臭基佬?”

 

红发男孩腾地一下站起来,脚步稳健气势汹汹地朝米奇走过来,米奇本来可以站起来迎战,他米奇这种场合见得还少吗,可他突然脑子像突然当机了一样,身体也完全不听使唤,就迷迷瞪瞪地看着那个红头发吊着一双眼走上来,伸出手…

 

狠狠揍在自己脸上。

 

“操你妈!”米奇不顾这一下揍到自己口里出血,扑到红头发男孩身上朝他脸上挥拳,红发的加里格年轻力壮,不消几下就把有几分醉意的米尔科维奇压制在地上,米奇不甘心地奋力挣扎,狼狈地手脚并用,但还是完全被这个刚刚自己嘲笑过的臭基佬死死制服在地上。

 

“操!”米奇破口大骂,“滚起来你这个傻逼!”

 

“不叫我臭基佬了?”红发男孩坐在米奇腰上,语气愉悦。

 

“你他妈给我滚起来!要么最好现在弄死我!不然我等会儿干死你!”米奇嘴上仍不饶人。

 

“哦…哪种干?”

 

“干你妈!”

 

凯文忍无可忍,“米奇你他妈是十几岁的高中生吗?再胡来你以后来喝酒一次我揍你一次。”转头抱歉地看着红发男孩说,“伊恩,麻烦你帮我把这个老痞子拎出去好不好?下次请你喝酒。”

 

“那你得请我喝这儿最贵的酒才行。”伊恩苦笑道。

 

“没问题。”

 

———

 

“操,别抓老子衣服。”出了酒吧后米奇满脸厌恶地挣脱伊恩抓着自己衣领的手。

 

“你喝醉了吧。”伊恩皱着眉头说。

 

“醉个屁。”米奇恶狠狠地盯着伊恩,拳头紧紧攥着很想揍这个红毛一拳,可是刚刚那几下又证明自己的确打不过他,操,果然是上年纪了。米奇恨恨地放下拳头。

 

“你毁了我今晚的生意。”伊恩慢悠悠地说道。


https://shimo.im/docs/SdyL5ngL3og429gA/ 

 

 

如果mickey没能飞回南郡

mick死在了墨西哥,ian坐了几年牢出狱后离开了南区,即使是lip和fiona也不知道ian具体住在哪里。这个他度过整个疯狂少年时代的狗屎地方已经变了样了,ian又找到新的男友(他就是很擅长…),找到新的工作,所有的事情看上去就要好起来了…ian认为自己永久地摆脱了南区,永久地摆脱了mickmilkovich这个疯子。

很久之后ian又回过南区看过一次,他已经不再年轻,不再是那个坐在酒吧几分钟就可以有一堆人拥上来的阳光漂亮的红发男孩了。kev的酒吧还开着,ian就坐在那里和kev闲聊,他半开玩笑说小凯你真的准备在这里一辈子喔?真应该给你颁发南区卫士勋章。kev苦笑说我老了,v也不想去别的地方,很多新的人进来,很多人也走了,可是我和v还是守着这里,至少让那些旧的人偶尔回来的时候有个熟悉的地方坐坐对吧?

ian下意识问mick回来过吗?

kev静静地看着他,说,mick已经死了,ian。

ian愣了一下,什么时候的事?

你进监狱那年,mick的遗体被芝加哥警方带回来,听说是逃亡的时候因为反抗被警方击毙,真不应该啊,当初连逃狱都做得到…kev看了一眼ian的脸色,闭上嘴没有再说下去。

ian喝了一口酒,默默地发呆。

和kev告别后ian走出酒吧,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地压在自己身上,自己逃了很多年的东西,都随着mick迟来的死讯又卷土重来。ian当初以为只要不跟着mick去墨西哥,疯狂的一切就会结束,他向往的平静的生活,稳定的工作,正常的精神状态,温和的爱人,家庭,孩子,他以为摆脱mick就可以得到,可是他想错了。他在心中问自己道,难道是我当初选错了吗,难道我当初放弃mick是错的吗?我并没有得到我想得到的东西…mick死掉了,我当初要是跟着他去墨西哥,他活下来的几率会不会大上一些?至少不会死?

mick死了。mick死了。mick死了。永远地。

那个疯狂热烈地爱着自己的人永远地死掉了,死在二十八岁。

他在南区漫无目的地打转,最后走到了学校观球场的下方,栏杆和支架已经生锈很严重了,南区的很多东西都跟ian印象中不一样,意外的是这里还没有被拆掉,他和mick的秘密基地,他们做爱,打架,告白,分别的地方。

ian坐在支架中抽了很久的烟,直到天空开始泛白,他想了很多东西,gallavich家的事,自己年轻的时候考西点军校的事,mick结婚的事,mandy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的事,mick的事,mick。很久远的事,却又好像只是昨天,ian没有想过mick会死掉,好像只要他在这里多等等,那个疯子就又会从哪里蹦出来,把啤酒罐用小刀戳烂狂饮,擦擦嘴巴后又分给自己一些。

晨间的空气湿冷,ian裹紧大衣,即便如此冷空气也钻进身体里,爬到自己的皮肤上。他老了,关节在冬天会有些疼痛,ian时不时揉着自己的膝盖。周围卷起白雾,ian蜷缩成一团,紧紧靠在一根生锈的支架旁。

“真冷啊。”ian轻声说。

“mick。”

我私心真的好爱mick,不能说ian爱得没有mick多,ian跟mick又不是同一种人,他要离开,某种意义上跟mick要千里迢迢跑回来找他是一样的,ian就是相较而言看着不那么傻,他可以爱mick,同样也可以试着去爱其他人

mick就是个笨蛋,从头到尾都是笨蛋,逃狱为了见ian,主动进监狱还是为了ian,像伤心的小狗,一边难过的哭呜咽一边嗅着味道找回家的路,ian不要他了,他不干,身上绑着自己看不见的石头哭着抱住ian紧紧不放

ian想要离开mick我觉得也完全理解,mick不仅仅是mick,mick代表了很多东西,ian的少年时代,屎一样的少年时代,自己对mick的伤害,mick为自己出柜,双方同样狗屎的家庭,甚至还有mandy,lip,mick就像自己生命中一部分的倒影,ian不想看,很难受。和新的男友在一起就可以避开这些,不是爱不爱的问题,和mick在一起会发疯是真的

ian痛的时候会逃跑,会自我疗愈,mick可能因为太傻,是那种背上裂了好几道口子哗啦哗啦流血也好像磕了一大堆crack一样没有感觉继续朝自己想去的地方奔跑的人,中途可能会死,mick感觉不到,也可能是做好了觉悟,因为不跟自己最喜欢的人在一起对mick来说或许就没有意义

“如果你会飞,就飞回南部”

mick飞回来了,只要ian不赶他走,就永远不会离开,直到死

noel二十多岁的时候演十几岁的mick完全不违和,虽然表情夸张的时候也会有抬头纹,笑太过法令纹也很明显(我还是爱),皮肤白白的却总是蹭得脏脏的,可是眼睛看向ian的时候总是湿润的亮亮的,mandy说的那种眼神mick又怎么不会有…

我真的很喜欢一季的mick和ian,两个人都傻傻的,一切都还没有完全坏掉,ian还在充满希望地准备考军校,mick可以天天跟喜欢(不承认)的人干炮的同时到处搞破坏,爸爸也不会发现,他们两个就一直在便利店的仓库,连接着厕所和客厅的mick房间低声喘气做爱,mick不肯亲,mick想亲的,可是mick是硬汉!ian害怕被揍,也不敢亲,可是还是好爱好爱mick

好想见你,我的家庭像狗屎一样,我谁都不想见,谁都不想见,想要见你,好喜欢你,所以想要见你,ian害怕的时候就像幼年的小狼狗一样呜呜地跑到比自己大两岁的超凶的成熟小鹿犬(可以搜搜看,超可爱的!但是是猛犬)身边依偎撒娇,小鹿犬好气,可是还是要还好安慰和保护他

啊。

s9e6我真的很开心,也很难过,因为mick真的好辛苦,ian也好辛苦,虽然ian是真的有病的那个,可是真的疯不过mick,无论如何也想要呆在你身边,想要和你在一起,牢房深吻的结局真的让我幸福,因为他们紧紧抱在一起的那一刻是真的幸福,我都不愿意去想出狱之后的事,可是不管ian是不是要选择回到没有mick的正常生活,不管是不是从此不会再见,他们将永远相爱,即使彼此各有所爱